快捷搜索:

老子底板再好有他么什么用这特么的就是一个妖

 更别说还有许多额外的好处,这笔买卖,怎么算都是很划算很值得的!
 
    “十年就十年!成交!”
 
    云扬催促道:“那你赶紧发誓吧。让天道见证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 
    双方一拍即合,便如是干柴烈火一般。
 
    可是云扬这种反应,却又让白衣雪心下嘀咕起来。
 
    怎么这么痛快呢?
 
    我咋感觉有哪里不大对?貌似我又落进了一个陷阱一般?
 
    这不会是这个狡诈的家伙挖的又一个坑吧?
 
    这货可是坑王在世的级数,难道这竟又是连环坑的新一环?!
 
    但,白衣雪左想右想,总觉得没啥坏处,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,都是对自己有利的。
 
    再说了……我白衣雪多少年老江湖,就算是玩手段,难道还玩不过你一个小年轻的?
 
    于是白衣雪痛痛快快的发了誓。
 
    天道见证,誓约成立。
 
    云扬笑眯眯的说道:“既然你承诺了要当我的护卫,那就要有护卫的样子!做我的护卫,有以下二十四条规矩,那是一定要遵守的。”
 
    白衣雪顿时晕了一下:二十四条规矩?!
 
    “怎么会这么多?你不要欺负我没当过护卫,就信口胡说,你以为你一本正经的说出来,我就会乖乖就范!”
 
    “你还真就得乖乖就范,无论别人有没有这么多,反正你在我家就是这么多。”云扬笑眯眯的道。
 
    白衣雪登时感觉到自己是真的又掉进坑里了。
 
    你特么在发天道誓言之前怎么不说?
 
    现在我都已经发誓完毕,天道见证了,你这才搬出你的规矩?再说了……这方墨非与老梅,貌似也没守这么多的规矩吧?
 
    “我的规矩,一是……二是……二十四是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洋洋洒洒的讲完二十四条规矩,白衣雪脸都蓝了。
 
    我特么这不是做护卫吧?
 
    就算是最严苛的最最无理最最最无良的卖身契……貌似也就不过如此吧?!
 
    “这……其他的也就罢了,这大小解也要请假是个什么说法?”
 
    白衣雪瞪着眼睛,我这他么的还是护卫么?去解个手居然还要请假?
 
    你咋不要求在一边旁观呢?!
 
    “万一我正被人围攻,你看事不妙借尿遁屎遁走了呢?这不可不防啊!这是孬人很好的开溜理据啊!既然有此可能,那就提防在先,言明在前,你好我也好!”云扬道。
 
    “再说你的人品……实在很一般。”云扬斜着眼。
 
    “算你狠!”
 
    白衣雪气歪了鼻子。
 
    我人品怎么一般了?
 
    江湖上还有比我人品更好的么?
 
    他瞪了半天眼睛,看到云扬还是一幅大山笃定的样子,根本没有改变主意的迹象,气鼓鼓的转身就走:“反正就他么的十年!老子玩得起!”
 
    一直到回到客房,才发现自己的肚子气的如同气蛤蟆一般,憋得脑袋都有些晕了。
 
    方墨非与老梅偷偷瞄着白衣雪的房门,心中唯有一个想法:这货,你既然上了公子的贼船,哪里有这么容易就下去?
 
    十年就结束了?
 
    你想多了吧老铁!
 
    你这辈子都是老子的人了,你认命吧!
 
    为什么是偷偷的呢,这不废话么,就算现在白衣雪也成为了云扬的手下,人家的武力值还是云府之冠,PK方墨非老梅还是跟玩是的,不能干云扬,干方墨非跟老梅还是可以的,还可以美其名曰是切磋,更可以很大气的宣城自己是在提携后辈,道理大条得很!
 
    所以说,方墨非跟老梅顶多也就是在心里腹诽两句,表面上,真心的不敢!
 
    至少在自身修为追上白衣雪之前,是不敢的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当天晚上。
 
    云扬对白衣雪进行了易容。
 
    “你这口剑不能带的,白衣造型,也得改变,你那一身白,忒扎眼。来来来,头发染白一下下,这颗痣……放在右眼角,这个痦子……放在耳朵前面……对,嘴唇上边两撇小胡子粘上……你别乱揪啊!……”
 
    半晌之后,云扬退后两步打量一下:“嗯,到底是底板好,还是挺英俊的!”
 
    总算是折腾完毕。
 
    白衣雪抓起镜子一看,顿时悲愤的怒吼起来:“老子底板再好有他么什么用?这特么的就是一个妖怪么!这特么还是人么?这特么活脱脱就是一头老鼠成了精好吧!”
 
    “一切为了安全。再说……易容乃是我的规矩之一!我有跟你说吧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……日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就在这天深夜。
 
    云扬正在练功的时候……
 
    突然……
 
    “吱吱吱……”一阵抓耳挠腮的叫声,传进了他的耳朵。
 
    这声音是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