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早已凌驾于这个大陆的层次太多想要灭杀我们

“哪里走!”
 
    云扬心中再度震撼莫名,所化之龙卷风亦是再一次加速,全力趋避!
 
    然而随之一剑掠过,如同长龙一般的龙卷风竟然就此应剑而断!
 
    下面半截的风力,“轰”的一声化作了四散玄气,全无轨迹的逸散!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八章 绝世机遇?
 
    云扬更感觉蓦然一阵撕心裂肺一般的剧痛,丹田之中积存的紫金液瞬时消失殆尽,神魂也是一阵摇曳,一股恍惚颓然的感觉油然升起,差一点点就脱出了风相化体的范畴,从高空直堕下去。
 
    这黑袍老者一剑的威能所向,竟是直指神魂,销魂蚀神,神亡魂灭!
 
    云扬此刻乃是风云雷三相同化,化体一半凝风,一半成云,还有一丝神念化闪电而落;是以神识神魂,也因而分做了大小不同的三部分。
 
    龙卷风这边只是云扬一半的修为功体所化。
 
    若非如此,这骤来的一剑,足以将云扬亦如那龙卷风一般一分为二!
 
    但饶是如此,云扬此际仍旧是受到了相当沉重的伤势,神魂更是重创。毕竟,龙卷风化相被来人一剑劈落一半,这份创伤已是严重至极。
 
    云扬强行催动生生不息神功,绿绿也远远不断地输出生命之气,勉力支撑。
 
    将自身残余力量一股脑鼓尽,做最后一搏!
 
    龙卷风轰的一声,终于冲上高空。
 
    那老者剑势已尽,来不及再次出手。
 
    随着呜的一声嘶鸣,龙卷风冲天而去,急疾远走。
 
    天空之上,一朵白云悠悠而来,托住了冲天而起的龙卷风,持续升腾,眨眼间已经去到了数百丈的高空之上,穿破了正在下大雪的乌云,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
    一片寂静!
 
    黑衣老者手持长剑,于百丈高空缓缓落下,眼中,尽都是震惊莫名!
 
    还有地上的那位青年少主,同样也是瞪大了眼睛,仰头看着天空乌云,眼神中一片震骇!
 
    这是什么人!?
 
    这是什么功法?!
 
    自己两人先后出手拦截,这样的威力,可说已经是竭尽全力,足堪移山填海,但是……却似乎是对那龙卷风没有造成半点影响!
 
    最少从表面看去,对方以轻描淡写的态势,从容而去!
 
    “这是什么功法?怎地诡异至斯?”这位少主脱口问道。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”黑袍老者苦笑一声:“当真从未见过,甚至从未听过……”
 
    青年少主紧紧蹙着眉头,道:“那……那是一个人?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脸色沉重,默然不言,半晌无语。
 
    那龙卷风乃是人为,施招者更是寄身于风云,此点已经是确定无疑!
 
    但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完全身化风相?连肉体的一点痕迹都没有?
 
    自己刚才的攻击,虽然只斩落半数龙卷,但以对方所展现的手段而论,整条龙卷风都该是其身躯化相,斩落一半就该是斩落其部分肉身,怎地只有玄气散溢,并不曾当真伤及其肉身,此等功法,可惊可怖!
 
    同时也是太奇怪了一点!
 
    以老者丰富阅历,对自身所知的所有神妙功法之中,可以短时间身化风雷的,绝不在少数。但,这所谓的“身化风雷”却就只是一个说法而已!
 
    因为无论施招者展现如何炫目,如何有若风雷的表象,身体仍旧真实存在!
 
    若是对方觑准了其本体一剑斩断,那么所谓的身化风雷,也就只是一个笑话而已!
 
    但刚才的事情却是清楚明白,委实是有人化风而来,从天而降,始终未曾显现真身,直接以龙卷风的姿态,将两女就那么卷了起来,然后,直接腾上九霄而去!
 
    甚至其间身中分尸一剑,也仅限于部分玄气散离,真身不但未曾受损,更是全未现身。
 
    这又岂能不令那青年与老者震惊莫名,惊怖交集!
 
    “不意这两个丫头竟有这样的强援!”
 
    青年少主吸了一口气,道:“难怪她们一直坚持,一直在等救援,始终未曾放弃……原来如此!”
 
    他皱起眉头,道:“既然有如此人物作梗,那么……我们之前所有的布置,只怕就要尽数化作流水了?就算是以后找到了,却又怎能与这般神话一般的高手相争?”
 
    他的口气之中,除了满满的失落之外,还夹杂着一股子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 
    虽有强烈不甘于心,却已经就此认命,不欲再节外生枝。
 
    这样的手段,已经近乎无法理解!
 
    与这样的人物对敌,岂不是自己找死?
 
    “少主,这件事只怕另有蹊跷,未必便无转机。”黑袍老者想了想,道:“在我看来,我们的布置未必就无效了。”
 
    青年少主阴沉着脸,道:“哦?怎么说?”
 
    “老奴虽然震惊于刚才那人所显现的化相神通,但窃以为……若是这人当真拥有公子所想的那般功参造化的修为,那么……说句不好听的,既然此人与计灵犀月如兰颇有交情……那么他眼看着这两个女子被公子如此欺凌,岂能善罢甘休?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道。
 
    “这话说的确实有道理。”青年少主忧虑的说道:“若是此人来寻仇,却又如何是好?以这等神出鬼没的绝世高手来说……咱们家族……”
 
    “公子误会了,老奴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佝偻着身子,道:“老奴的意思是说……就在刚才,他若是真有这般能耐,就应该将我们全部斩尽杀绝。”
 
    “以我们所见到的那般手段,无法理解的天象化相功法而论,早已凌驾于这个大陆的层次太多。想要灭杀我们,应该不难。纵然他的目的以救走那两个女子为优先,但在那之后……杀死我们,却仍旧不难。但他却没有这么做!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道:“非但没有,而且他自始至终,都没有现身。”
 
    “这对于这种超级高手来说,未免太不寻常!”
 
    “难道他只是为了救人?全然不考虑为这两个女子报仇出气?这才是老奴所说不合理、蹊跷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“那人既然能够万里迢迢赶来救人,相信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非比寻常。既然是非比寻常,那么只要他真的有超级实力的话,合该痛下杀手,狙杀取命才是正理!”
 
    “但他却没有那么做!而他不为,非是他不想为,而是不能为!无能为!”
 
    “此外,还有一桩蹊跷事更在于,刚才交手过程只得一瞬,彼此了解颇为有限,但自始至终,对方全程都给老奴留下了一种非常匆忙的感觉,似乎是……匆匆而来,狼狈而去……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,绝非居高临下,信手而为,又或者是不屑为,随意而动的那种感觉。”
 
    那青年少主认真听着那黑衣老者的分析,之后还打断其说词,不断地让其重复诉说。
 
    越听眼睛越亮,原本隐于眼底的恐惧之色越来越淡。
 
    “……还有那龙卷风,看起来固然是声势骇人,但对于我们来说,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杀伤力……至少威力与我们的预判,大相径庭,渺不足道。”
 
    “若对方真是绝世高手,又有这等奇妙功法加持,大可借助龙卷风的走势将我们一起击杀,这绝非是难事。至少易位而处,换作我们的话,绝对不会放过,将自己的亲人欺凌成这样的人……”
 
    “所以……老奴对此事的判断就是……对方所用功法固然奇异玄妙,但或者是对方功力修为尚浅,或者有所不足,总之就是仅限于唬人而已,当真用于对阵杀敌……不过尔尔……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