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若非是此女对少主的修行有莫大的助益

 “兰姐,这事情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计灵犀满脸是汗,呼呼喘气:“就算是求亲,就算是逼婚,但是那人所采用的……这种方式,却是为什么?”
 
    月如兰对此也是满心的迷糊,她的腿在一次逃走的时候摔断了,当前就只能被计灵犀背着;所幸现在两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至少松下了一口气,不再那么急着逃走。
 
    累了就很干脆的原地休整一下。
 
    虽然对方似乎一直都有阻止她们逃往天唐城,目的诡秘,但始终也没有下死手也是事实。
 
    就当前而言,当真就只有封死她们前往天唐城的路而已。
 
    然而正因为如此,两女显得更加的疑惑不解。
 
    “我怎么想也想不通。”月如兰摇摇头,心事重重。
 
    “既然他对我们家族下了聘礼,想必是对我们某个方面动了心,是我们的容貌么……但是,我并不记得有曾经见过这个人,如此行事之人,平日里的举动也必张扬,若有遭遇,必然印象深刻。”计灵犀苦恼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很可能从前没有见过他!”
 
    月如兰道:“以他的行事做法,我们若是更早见过,只怕他可能早就展开行动了,不会等到现在才动手,别忘了我们已经出来多长时间了,应该是在我们外出游历这段时间里知道了我们的情况,进而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动作!”
 
    “但若是他之前连见都没见过我们……那他的做法是不是太不寻常了!?”计灵犀愈发的百思不得其解。
 
    “他的做法本就不合常理,试想当真有意求婚之人,何尝会使用这种方式展开追求;这哪里是在培养感情,分明就是要将人折磨疯的节奏……”月如兰蹙着秀眉。
 
    “是啊,我们家族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,而且已经收下了他的聘礼,父母之命,媒妁之礼已齐。就算我们不甘心也好,事情已成定局,我俩甚至可以算是他们家的人了……”
 
    计灵犀道:“虽然我们肯定不会同意这桩婚事,但他在见到我们之前,根本就不确定我们的态度吧,以他的手笔,还有他的身家,只怕想要嫁给他的,大有人在!”
 
    “所以他这场所谓的追逐猎艳,培养感情,本身已经是不合理的动作?”
 
    “再及至后续那些猫戏老鼠的手段,一连串的追杀我们几万里……将我们身边的人一一斩杀殆尽;这……哪里有一点一滴求亲示好的意图?”
 
    月如兰皱着眉头。
 
    “但他既然这么做了,还将事情做得这么尽,肯定是有原因的!”
 
    计灵犀道:“这种疯狂到了无法理解的行为,他们下了聘礼之后这么做……定然有目的!”
 
    “如果没有目的,怎么可能这么大费周章?真要是抓我们的话,那我们现在早已经被抓回去了!”
 
    “但究竟是什么目的需要这么做?这却是一桩大为头痛的事情。因为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,都是绝对不应该的啊。”
 
    两女一边逃走,一边商量,如此这般想来想去,这般如此琢磨思量,却始终连半点头绪也没有。
 
    彼此车轱辘话说了一堆又一堆,就只得出一个结论,对方肯定有重大目的,否则其他理由决计无法解释这等疯狂的动作。
 
    嗖嗖嗖……
 
    四周又再一次出现一群黑衣人,绵密如雨的细小暗器,漫天飞舞。
 
    面对这样很熟悉的危殆局面,两女只能选择再度逃走。
 
    只感觉自己牙齿都痒痒的。
 
    如现在这般的情况,早已非是第一次,自己两人固然没有性命之忧,却仍有其他顾忌,当前所面对的暗器,不会对自身性命安全造成威胁,但对自己的容貌却是大大的忌讳!
 
    稍有不慎,就会毁容!
 
    女人最珍惜的物事,从来都是自己的容颜。
 
    尤其是美女,对自己容貌的爱惜,甚至还要超过对自己生命的看重。
 
    所以她们只能选择继续战斗,继续逃走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对面山林间,传出来一阵阵嚣张的笑声。
 
    一个青衣青年,眼中全是志得意满的笑意,望着两女狼狈逃走的身影,笑得愈发肆意畅快。就像是一只胸有成竹的猫,在拨弄着自己爪间的老鼠。
 
    “畜生!”计灵犀充满痛恨意味的清脆声音远远传来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这个青年反而又再一次快意的笑了起来,似是在对计灵犀那声辱骂的回应。
 
    在那青年身边尚有一个身材削瘦、面目阴鸷的老者,那老者注目观察两女的精神状态,轻声道:“少主,这两个女子都非简单之人。其心性之坚韧、个性之沉稳,在她们这等年纪来说,实在是出类拔萃,乃是老奴平生仅见。”
 
    青年呵呵的笑了笑:“若非如此,又哪里值得我们这般大动干戈?”
 
    “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想要达到我们想要的那种状况……只怕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。”老者说道。
 
    “没事,我现在有的是耐心,这追猎游戏好玩得很!”
 
    青年脸上含着笑意:“传令下去,注意别把她们当真累死了;再追一会儿……就让她们突围出去,还要留下让她们找点东西吃的余暇,可别饿死了我的小美人儿,哎,这俩人可真是太倔了,我们给她们送食物,她们就是不肯吃,要不哪有这麻烦。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
 
    “预计……再有两个月的时候,也就差不多能够达到预期目的了。”
 
    青年眼神看着计灵犀背着月如兰逃走的灵动身影,赞赏道:“这个计家的女儿,天赋资质却是此世顶尖!在这般连续追杀之下,先后突破了三个大阶位了吧?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道:“不错,她现在已经臻至八重山层次!少主,若非是此女对少主的修行有莫大的助益,难以舍弃,光是凭这一身资质,恐怕……也足堪成为那些老妖怪们的争抢对象!”
 
    青年眼帘半阖,道:“只是这一份资质,就算是在玄黄界之中,那也是绝对的出类拔萃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若是没有这样的资质,我要她何用?”
 
    “少主说的是。”
 
    “对了,你们可有抓到那丫头身边的那只猴子吗?”青年问道。
 
    “那只千幻灵猴灵动异常,更因其本身具备了变幻隐匿的能力,早已失去了踪迹,无以成擒。此刻早已逃得远了,但那只猴子尚处于幼生阶段,仅有天生本能,还无法生出更进一步的智慧,不会造成更多变数。”老者低了低头。
 
    “那也未必,变数从来不定,一只小猴子未必就不能造就变数……只是以它的当前的灵识水准,就算是去搬救兵,也难以将当前事态尽数说清道明吧?”青年说着说着,嘴角露出来一抹讥嘲的笑容。
 
    黑衣老者也笑了起来:“就算真有个万一,当真来了救兵,可是放眼这天玄大陆之上,还能有什么样的救兵,能够让我们忌惮?连她们出身的家族都放弃了她们,更遑论其他!”
 
    青年玩味的笑道:“其实我现在很是期待当真能有救兵前来……我估计,来人很可能就是维持她们当前仅有斗志毅力的唯一指望……若是就在她们面前,将她们的救兵全部斩杀灭绝……你说会不会更提早达成我们的目的?”
 
    黑衣老者眼睛一亮:“少主妙计!”
 
    他顿时醒悟过来:“少主,当初那只猴子逃走之时,少主隔得并不远,以那幼猴的微末道行,何能逃出少主的法眼,难道……从那时候少主就打定了这个主意?”
 
   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赞叹道:“少主真是深谋远虑,高瞻远瞩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