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彼时能够获取到的混乱纯阴只怕已经足堪傲视当

 
    难道这老天爷就看不得我们九尊好么?!
 
    云扬怒发冲冠,焦急得心肝都在颤抖。
 
    甚至没有来得及交代一声,卷起来千幻灵猴,循灵猴指示的方向一路疾行。
 
    这一路疾驰,不过眨眼光景便出了天唐城,才发现二白白三白白四白白此刻正在自己身上睡觉呢。
 
    貌似是之前走得实在太急,竟不觉几个白白因为惯性依偎自己,直至此刻仍旧还在,而迎面而来的寒流,让三个白白齐齐颤抖了一下,纷纷睁开眼睛。
 
    “喵呜……”
 
    三个白白对于当前状况都表懵逼几分。
 
    怎么……一觉起来,就到了空中?难道我会飞了?
 
    但为啥这么冷呢?
 
    还有这满天漂洒的白白东西是什么?
 
    主人,慢点,白白好冷喵呜哎……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千幻灵猴瞪着眼睛,任凭自己红红的屁股被风刮的冰凉,几乎结冰;脸上却是一片人性化的焦急。
 
    这么长时间了,不知道主人怎么样了?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计灵犀已经感觉到一种无力与绝望。
 
    几乎全无间断的战斗氛围,不断地被人用暗器兵器,专门向着自己脸上招呼,使得计灵犀,只能拼命招架,玩命战斗,鼓尽所有余力,榨干自己身上的每一分精力,竭力周旋。
 
    若然这些人只是单纯的想要杀死自己的话,计灵犀没准早就放弃抵抗,这会的自己若是能够干脆一死了之,未尝不是一件痛快事。
 
    但是……这些混蛋居然想要毁我容貌!
 
    这却又如何能忍?!?
 
    但是一直这么被戏弄下去……心好累!
 
    就算再如何的不甘心也好,身心俱疲的感觉真的太难挨了!
 
    “求亲也好,逼婚也罢……为啥要对我们展开追杀?若是仅止于追杀倒也罢了,干嘛还要一次次的对我们展开毁容攻势……”
 
    计灵犀一边跑一边嘀咕:“难道这个王八蛋非但行止是个变态?喜好更加的变态,喜欢毁了容的女人?”
 
    月如兰在她背上翻了一个白眼。
 
    这话该怎么说呢?相信对方的真实目的必然不是毁容,所谓的毁容攻势大抵不过是持续施压的手段,亦是进一步摧毁己方两人心志的过程,他们肯定另有目的,而且所图非小。只不过当前还没有揣测出来罢了……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这丫头的韧性倒是真足!”青年看着兀自拼命奔跑的计灵犀:“潜力惊人啊!”
 
    旁边的黑袍老者目光凝重,道:“恭喜少主,即以当前观之,这个丫头已至如此田地,心志仍旧未溃,无论耐力、心性都臻上上之乘,少主彼时所获得的好处,将远超我们初初的评估!”
 
    青年缓缓点头,道:“我也是这么觉得,这番功夫下得物有所值,端的一本万利。”
 
    随着时间推移,天空中的雪花越显越密集,青年抬头看了看,道:“这丫头越来越滑溜了,此际大雪即将到来,别可让她趁着大雪逃逸,若是当真被其逃了出去,那这么长时间的布置,可就白费了。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点点头:“属下省得,断断不容有失。”
 
    那老者口中应是,心中却自想到,之前少主可是从来都不会在意更加不会担心既定猎物有逃走的可能;但今次却在这个女子身上破了例,由此可见,对于这个女子的期待,少主已经在乎到了患得患失的地步,那么,此次目标当真便是不能有失的。
 
    “大家再靠近一些,弥合所有包围网缺口!”
 
    大雪终于密密麻麻飘飘扬扬的降落下来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哼,明知道我肠胃不好吃了葡萄会拉肚子,媳妇居然又买了好多葡萄,在我面前一颗颗的吃……素不素故意陷害我?素不素……
 
    看我抢走她好吃的!嘎嘎嘎……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七章 风卷龙腾霹雳闪!
 
    前后不过只得短短一刻钟的功夫,大地便已是满目银白;再过小半个时辰之后,连触目所见的四周山岭,也尽都被茫茫雪白所覆!
 
    “那个丫头还真是颇有心计,借助天时天象,谋取转机……”
 
    那黑衣老者赞赏的笑了笑:“她居然躲在什么地方,两个人都换上了白衣。”
 
    青年有趣的笑了笑,道:“到这等时候,在大雪刚刚铺满大地的一刻,周遭环境丕变的当前,即时应变,想到换为白衣,借雪色掩护,希图个侥幸,想要逃出去……看来这丫头的意志力,当真了得,只怕最少还能再坚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!”
 
    黑衣老者微笑:“这是好消息来着,她能坚持的时间越长,对于公子来说,彼时收益也就越大!”
 
    青年眯起了眼睛,微笑道:“自然是坚持得越长久才越好,若是从现在开始,她尤能够坚持一年时间的话……我想,彼时能够获取到的混乱纯阴,只怕已经足堪傲视当代,宇内称尊。”
 
    黑衣老者哈哈大笑,显然是对青年的话大表赞同。
 
    那青年笑声忽歇,蓦然抬头,注目远方,皱眉说道:“怎地突然间生出来这么大的风?”
 
    青年身边的一众人等也尽都抬头看去,细辨究竟。
 
    但见空中的风声呼啸委实的越来越响,雪花飘洒之势也因之越来越见凌厉,被狂风刮在脸上,居然好似是在被一把把的小刀子刮过一般。
 
    前方地上的许多积雪,也渐渐随风飞扬而起。
 
    再过片刻,弥漫的飞雪遮蔽了众人视线,雪势竟是空前暴盛。
 
    “不好!”青年猛地皱紧了眉头:“在这样的天气氛围中,身着白衣着实占便宜,莫要被那两个丫头乘隙脱逃。赶紧……”
 
    不意那青年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话,空中的狂风竟是再一次增大,狂猛愈倍!
 
    随着忽的一声乍然,便如同有千万人一起怒吼一般,周遭竟显好似大海海啸一样的轰鸣声响,整片山林的所有大树,亦因之齐刷刷地弯了下来。
 
    紧接着,漫山遍野的积雪,亦在同一时间里,忽的一下子飞卷而起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