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异常精确地劈在青年漆黑如墨的右手之上

这会可不是单纯的遮蔽视线了,即便是当事人拥有再好的眼力,此刻也要伸手不见五指!
 
    “糟了!”
 
    青年一声怒吼,随即身子陡然一闪,蓦然迎风而去,整个身体就像是一把利刃,强势切开凛冽的北风,逆流而上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片刻之前,长途驰援赶到的云扬由天际俯瞰这座山林。
 
    一眼就看到了正背着月如兰狼狈奔逃的计灵犀,一时间睚眦欲裂!
 
    两女身上的血迹,惨白的脸色,挣扎求生的形势,都如同一把刀扎在了云扬心里。
 
    然而就在云扬将动未动之际,意外感应到了山林中有着那种强大的气息隐隐传出来。
 
    云扬虽然暴怒,但却竭力按捺自己:“越是这种时候,越是不能动怒。此际对手实力未明,只凭一时意气,什么事情都难以办好,光只是搭上自己的小命倒也罢了,现在尚有八嫂、灵犀的性命也系在自己手上呢!”
 
    千魂灵猴虽然聪慧机灵,到底仍只是幼崽,神识未开,虽然能够示警,也可引路指示,终究不能一字一句的告知云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而在云扬想来,计灵犀两人虽然遭遇危机,但针对她们的对手未必多强。
 
    毕竟当日与计灵犀分手的时候,计灵犀的修为不过五重山层次,如今时隔不久,就算计灵犀有所突破,进境也必有限,而以这样的实力尚有周旋余地,那么她们的对手,实在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势力!
 
    云扬正是因为这样的盘算计较,这一路驰援,再没来得及考虑针对计灵犀的对头人实力强横,强横到云扬应付不了的时候,该当怎么办?!
 
    但是现在,云扬愕然发现,对方实力非但远超自己的预计,更是直接高到了自己根本应付不了的级数!
 
    云扬深深地吸气,悄然化作北风盘旋着……
 
    “对面修者的气息,非止一股,而且……随便任何一人的气息,都远远在我之上……更有甚者,其中的两股气息竟似乎是……不逊色于凌霄醉的级数?比起当日觉察到的凌霄醉的气息,也就只差一线……对方到底是什么人?怎会强横至此?”
 
    “嘶!”
 
    仔细分辨对方战力之余,云扬被自己的判定惊呆了!
 
    此时此地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恐怖的气息?
 
    这等级数的高手?
 
   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……对方这是在追杀计灵犀?!
 
    既然有这样恐怖的高手在场,追杀计灵犀区区两人何至于用了这么长时间还拿不下!?
 
    这……绝逼是有阴谋!!
 
    如当前之人这等级数的高手,在这世上一共才几个人?
 
    就云扬现在的所见所知,臻此级数的总共也就只得四五人而已。
 
    凌霄醉算一个,独孤愁身为传说,自然也算一个;年先生乃是四季楼首脑,当然要算一个,还有一个则是仅限于知道名字的君莫言……
 
    更多的,云扬就真的不知道了,连名头都没听说过。
 
    但现在,那边一下子就冒出来两个,云扬情不自禁的联想到:难道……眼前便是四季楼年先生当面!?
 
    但是,另一个又是谁?四季楼若是同时拥有两名此等强者,大可联袂绝杀凌霄醉,以四季楼的人力物力实力势力,布局设计凌霄醉易如反掌,早可除去这一心腹大患!
 
    嗯,这个问题该当是四季楼或者凌霄醉要考虑的问题,跟我无关,但是……下面的那人不管是谁,终究是绝对不可力敌的狠角色!
 
    这一片山林,对于云扬而言,随时都可能遭遇极度危险临身。
 
    但不管多么危险也好,云扬都绝不能允许计灵犀和月如兰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抓走!
 
    哪怕是拼了自己的命,也在所不惜。
 
    风声悠悠。
 
    下面那黑袍老者,还有那面如冠玉,姿态闲适的青年,看来就是罪魁祸首?
 
    当下之计,我应是……
 
    他斟酌盘算了一下,旋即便打定了主意。
 
    自己这段时间以来,精修诸相化法,有所精益,当下便是印证之刻!
 
    下一刻,天际狂风风势骤然加剧了十倍有余!
 
    漫山遍野的积雪,亦随着骤起的风势纷纷扬扬的飞上天空,天地之间,满目尽是一片迷蒙!
 
    与此同时,尚有一股从天到地的龙卷风蓦然形成,如同一条怒龙一般冲了下去!
 
    彼端那青年应变亦是奇疾,异变不过才起,他之身影便已经如同一支穿云破雾的利箭急疾飞射而至!
 
    那青年一眼就看出那怒龙一般冲下来的龙卷风乃是人为形成,怒吼一声:“是谁?竟胆敢破坏本少主好事?!”
 
    但那乍现的龙卷风对他的话全然置之不理,狂风一卷,径自卷住了计灵犀和月如兰的娇躯,旋即便拔地而起,扶摇而上,急疾退离!
 
    云扬知道,以对方的实力来看,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!
 
    所以他毫不犹豫,卷起两女身子,立即撤退!
 
    “留下!”
 
    那青年平掠的身子猛地一折,迎着狂猛地北风,斜斜的冲天而起!
 
    一只手猛然自衣袖中伸出,赫然是墨黑色的,一把抓将出去,狂喝道:“给我留下!”
 
    这一抓,连漫天大雪,也都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!
 
    任何天地灵气,都被屏绝在黑洞之外。
 
    劲气笼罩范围,竟然是空中百丈方圆!
 
    云扬感觉到对方的锁定,在这一抓之下,自己绝对没有反抗的力量!
 
    这一手来得迅猛无伦,走势奇疾,眼见便要摧折龙卷,断生残命!
 
    云扬心念一动,半空中一声霹雳乍响!
 
    在这隆冬时节,漫天大雪纷飞,居然会乍现惊雷?!
 
    嗯,还不止,而且还有闪电相随!
 
    青年这一瞬间可是被惊了一下。
 
    天际一道闪电,蜿蜒扭曲,如同一条闪亮的银蛇一般,从天空劈落,异常精确地劈在青年漆黑如墨的右手之上。
 
    轰的一声。
 
    这一抓的力量消泯于无形。
 
    “哼!”
 
    被乍现雷电亟中的右手即时有一阵烟雾冒了起来,那青年立即收回右手,然而另一只手却又跟着便抓了出去,声势竟是更剧。
 
    随着嚓的一声轻响,空中居然被他抓出来一个黑洞!
 
    显然其被雷电亟中,怒火更甚,跟着的这下出手,乃是恼羞成怒,含愤出手!
 
    然而就只是雷电亟中刹那的间隙,已经让龙卷风乘隙去到了百丈高空,还在继续升腾,彼此距离已经拉开,纵使那青年的二度出手如何威势,也告无功。
 
    这时,又有一声铿锵龙吟骤鸣,下面一道光华急疾闪动,一道恢弘剑光,一条黑衣身影,涌动冲天剑气,瞬息飞腾直上百丈高空。
 
    却是那个黑袍老者,凌空御剑,截击天空龙卷!
 
    剑出风雷震!
 
    御剑于百丈高空之上,夭矫如龙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