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以及自身受损程度甚至超过了当日何汉青重创的

 
    “所以对方的目的,应该只是救人!”
 
    “从其匆匆而来,将人救走便即狼狈逃窜的状况来判断,对方对我们未必没有恶意,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!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道:“对于天玄大陆而言,我们家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履足红尘;也不知道现在这片大陆有什么具体的变化……”
 
    “但若是真的如老奴猜测,真存在有这种功法的话……那么对方在这片大陆之上,绝对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!”
 
    “所以我们只要稍加打听,估计就能得到消息……只要有了消息,我们就能确定下一步行动。”
 
    青年少主一边听,一边连连点头,脸上又恢复了笑容,道:“不错!不错!就算在这个打探的过程中,确认到对方本身真的是那种我们无法抗衡的高手,乃至对方背后尚有其他长辈,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强者,我们仍有回旋余地,当真不行……我们随时可以回返本家;只要将灵气通道封闭,任对方有通天彻地之能,我们仍旧可以高枕无忧。”
 
    “但若是……”青年少主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的光芒。
 
    “但若对方并不是那种绝世高手,亦无顶尖强者为其撑腰的话……”黑袍老者微笑道:“那么,老奴就要恭喜少主……不仅那混乱元阴可失而复得,大道可期,更可……获取得到一篇足堪独步玄黄界的超妙功法!”
 
    “正是如此!哈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大雪仍旧绵绵不停落下,天地之间,连山峦也似乎失去了起伏,只余一片茫茫。
 
    距离那座山林不远处一座小城之中。
 
    黑袍老者与青年少主正坐在一间酒肆中,聚精会神的听人高谈阔论。
 
    此际大雪封山,四处道路皆已不通,除了那种艺高人胆大的江湖高手之外,普通人当真就只能近寻找客栈酒家落脚,暂避大雪。
 
    是以这场大雪笼罩范围之内的每一处客栈酒家,全都是人满为患,就当前状况,想要打探消息,实在是轻而易举。
 
    “哦?那九尊大人,竟然有如此威力?这岂不是神仙一般的手段了么?”黑袍老者一脸好奇的看着对面一脸酒气,正夸夸其谈的胖子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九章 云府相聚
 
    那胖子哼了一声,摇头摆尾的得意道:“九尊大人自然是神仙一流的人物,更加是我们玉唐帝国的保护神!哼,只要九尊大人在,我玉唐便是天下无敌!”
 
    口气骄傲之极,便如自己就是九尊大人一般。
 
    “但,九尊大人毕竟是已经……”那青年少主叹了口气,道:“天玄崖一役之中陨灭了八位英雄,只剩下一个人,独力难支啊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那里晓得风尊大人的厉害?”
 
    那胖子不屑的看了这位少主一眼,道:“风尊大人的能力通天彻地,我曾亲眼所见,就在天唐城上空,卷动龙卷沟通天地,那威势,直是震撼天地!有很多人,都当场跪了下来,几乎以为乃是见到了神仙。或者说,风尊大人已经成仙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风尊大人啊……龙卷风……”青年少主喃喃念道。
 
    外面大雪飘飘,里面的人反正没有事情,这会听到有人说起九尊,大家都是玉唐人,对于玉唐的英雄自然是耳熟能详。
 
    纷纷凑上前,你一言我一语,热烈万状地讨论起来。
 
    而人群中,黑袍老者与青年少主则是一边听,一边赞叹,一边不时地相互看一眼。
 
    到了现在,已经完全明白了个中玄虚。
 
    原来如此!
 
    原来在自家不履天玄大陆的这段时间里,这天玄大陆,居然生出了如此的变化!
 
    九尊府!
 
    九天之令。
 
    九尊!
 
    如此看来……那时救走了计灵犀与月如兰的人,就是这个风尊了。
 
    这一点,再无疑问,确定无疑!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九尊拥有那样的天象异力,显然是那九天阵赋予。”
 
    “而九尊拥有这样的能力,还被人覆灭绞杀,显然这九尊的真正战力,并不足惧!”
 
    “少主,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!”黑袍老者阴鸷的脸上,神色间居然有些兴奋。
 
    “不错不错,这次天赐良机万万不能错过!”青年少主缓缓说着,眼中不断的有亮光闪过。
 
    “这灵气通道,目前只有我们一家打通,此次原本只是为了少主的修炼,寻找天赋玄阴,采取混乱元阴而开……其他家并不知道这天玄大陆有这等事,更因此错失如此玄妙功法的落处。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道:“但这件事,对于那玄妙功法的获取,却未必能够于一朝一夕间完成。尤其是那风尊神秘至斯,世人难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此际又正值他中伏之后不久,对于隐匿自身行迹,只怕更是谨慎,我们对其展开调查,势必困难重重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少主迟迟不归,久久不显踪影,别家难免会生出疑窦……而这等功法,随便哪一家,只要知道了便一定不会放手的,彼时……”
 
    黑袍老者压低了声音,言语间夹杂着强烈的暗示。
 
    “你的意思是?”青年少主玩味的笑了笑。
 
    “老奴的意思是……”黑袍老者咬咬牙:“先让其他人回去……少主这边只留下少数几人跟随,然后将灵气通道封闭,做出少主已经回去的假像。”
 
    “少主心魂玉在手,到时候只需要以自身极限真元,启动心魂玉通知家族,临时再开灵气通道,自可安然回归。”
 
    “有了这番大费周章,相信其他家族再也不会注意此地的一场……”
 
    “彼时少主届时回去,也将更加的神不知鬼不觉……相信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潜修,便可以直接夺取升龙榜榜首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错!”说起这件事,这位青年少主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来,道:“以你我的修为,在这天玄大陆红尘世界,该当属于此世巅峰级数;只要我们不去招惹此世那些巅峰强者,余者碌碌,尽都不足为道……”
 
    “退一万步说,若是我们真心的想要逃走,就凭我们的飞魂遁法,那也是任何人都留不住的。此计确然可行!”
 
    “少主若是下定决心,老奴这便去安排,此事宜早不宜迟,尽早进行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
 
    青年少主断然道:“既然不需要留下很多人,那就干脆只得你我留下来,让其他人等都回去,将那边的动静弄大一点,务求不漏破绽。”
 
    “明日一早,我们去天唐城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之前变故于那青年少主与黑衣老者而言是变生肘腋,随机应变,而后更是先惊后喜,貌似危机转为巨大契机,端的莫大惊喜!
 
    然而对于云扬而言,却是惊险连连,从头恐慌恐惧恐怖到尾,心理素质但凡差一点点,不被打死,也得被吓死!
 
    原因无他,对方的实力实在太高了一些,高出了云扬的心理承受上限,这次救人动作,所承受的档次,以及自身受损程度,甚至超过了当日何汉青重创的那次!
 
    云扬一出手就遭遇凶险,极度危险。
 
    几头白白见状尽都是勃然大怒,就要发作冲出去。
 
    云扬赶紧制止!
 
    以对方的莫测级数、恐怖修为,就算几头白白有所超脱,位阶猛进,仍旧无济于事,不但徒劳无功,只会让自己等人进一步暴露,甚至全灭于此。
 
    然而在这一刻,他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。
 
    一如那青衣少主与黑衣老者所想,危机也可以是契机,眼前强敌未必不能形成巨大惊喜!
 
    但就算是什么想法,都需要进一步完善,一应细节繁多,此刻难有闲暇多想,还是赶紧带上两女与千幻灵猴回到云府是正经。
 
    毕竟这会的云扬,状态可不是很好,不但一身玄气消耗极多,更因为黑衣老者的霸杀一剑,致令自身功体有缺,必须尽早调理修复。
 
    而计灵犀与月如兰两女在被龙卷风腾空卷起的刹那,一直高悬的心登时下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然,心神一松之下,就此晕了过去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